中山医院看病记

引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体检查出来心脏有问题了,也可能是每次都有吧。从我有关注体检的报告以来,就没有一次体检报告上会说,您完全健康,请注意保持的。或多或少有点问题,似乎不查出点问题来,他们就没尽到责任一样。然而,只是帮我确认,全部正常,也算一种功劳呀,没有一家体检公司是这么做的吧?

以前心脏的问题,都是窦性心动过缓伴不齐,这个充满了术语、阈值的客观描述性说法,对身为普通人的我来说,几乎等同于毫无意义的一句话。什么是“窦性”?还有什么别的类别么?什么叫过缓?不齐是什么?不齐又怎样?迷一样的体检报告。

前两年,突然开始说早搏了,尤其去年和今年,都说了。早搏这个其实也是没有意义的一个说法,因为我后来搜索网络,发现 90% 的人,都会有早搏现象伴随,如果所有人都有,那么查出来有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么?别人都有的你没有,是不是才显得奇怪?

原来,这个东西,也是分程度来看的,超过了一个频次,提醒才有意义,而我连续两次被提醒,应该是次数比较多了吧。但是,医生永远对自己的专业讳莫如深,可能一方面觉得不屑于告诉你,另一方面就觉得告诉你也不懂,何必废话?

以前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以前肯定是尝试去看过早搏这个事情的。我甚至记得还是拖了 Eason 给我介绍的医生,医院竟然在浦东张江,那时候,我出差非常多,正是那个时期,我称为了东航的金卡会员的,那应该就是 2017-2018 年间的事情了。倒是不记得是哪家医院了,我跑过去,医生给我开了一个检查,就是动态心电图,今天开了,你先付费,然后预约来医院佩戴设备的时间,如约前来佩戴,24 小时候后,再来归还,然后再隔若干天来去报告。

那次给我介绍完了,我到了预约的日子,正好出差了,于是就没有做成。如果爽约了,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你要跑一趟医院,然后重新预约,然后在新的预约时间再去。你想想,我在上海的最西边上班,然后要跑到东南头去,每去一次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代价。

最后,我爽约就彻底放弃了,没有去重新预约,也没有去退钱,就那么不了了之了。检查费也白交了,记得还不少呢。

你可以算算,要去多少次医院,看医生预约第一次,佩戴设备第二次,归还设备回诊第三次,这是最优的情况,而且回诊因为跨了不知道多少天,肯定是要重新挂号的。所以,这么看,最后放弃了,实属正常啊,谁还不懒呢?

成行

这次为什么看上了呢?真的是好多因素的促成。一个是体检的时候,医生真的说得很大声,而且,跟我沟通的时候,意思我这个情况有点严重,还找了隔壁老头医生来看热闹地点评。总之就是早搏次数太多了,超过了临界值,值得引起相当的注意。

检查医生甚至说,你这个有可能是心肌炎,听着就很可怕的疾病。

其次,我之所以能成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真的很闲。2019 年 4 月,调动到现在这个岗位后,我的任务就很少了,一个是这是一个远离前线的后方,另一个,团队的业务不是那么紧急,只是重要不紧急,再者,团队比较成熟,之前一任相伟把团队筛选得很好,所以,需要我出面的地方真的是不多。

最后,就是我很尴尬的有一天年假 2 月 6 日就要过期,要知道 2 月 6 日当天是放假的,根据规则,我又不能预订 2 月 7 日使用这个过期的假期,那么既是说,要么我提前用掉,要么就只能坐看浪费,那就亏了,白白少了一天年假。

最后,我决定请个年假去看病。

逻辑

其实,我是不知道该去哪家医院看心脏的,不过一个同事告诉我,中山医院是上海看心脏内科最好的医院。那就中山医院吧,反正哪里都没去过,对我来说是完全一样的,没有区别。下载了一个 App,希望通过网上来预约挂号,于是发现还真有,但是预约太难了。

而且,我有一个想法,逻辑是这样的,一般医生看病,都是你已经有明显的症状了,然后根据症状进行检查,然后根据检查指标进行尝试治疗。那么如果你没病呢?看病到底是怎么个流程呢?以前,我看过一个古代人对扁鹊的采访,问他对自己医术的评价。结果扁鹊说,他们家里三兄弟,他的医术最差。

找他看病的人,都是很严重的病人,然后,他巧妙施为,勉强保全了病人的性命,于是,名声大造。但是他二哥呢?在病人稍微有点征兆的时候,就已经看出苗头,及时要求病人调整状态,然后病人就免于病情恶化,基本不怎么会进入危险的境地,于是看起来,他二哥只能看些小病。他大哥就更神了,根据自己的医术和对季节规律的了解,在乡里及时通知大家怎么预防,怎么保健,于是他大哥周边的人,几乎都不生病。于是没人知道他大哥懂医术。

看完这种误人子弟的故事,你是不是也想找个扁鹊大哥那样的医生给自己看病阿?就是俗称的看“未病”,我于是想到的就是找个专家,因为我看起来像个健康人啊,只是想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什么恶化的可能性啊,这就要能从小的现象里看到长远的很有经验的老法师来做这个事情,我才放心啊。是不是很有逻辑呢?

遭遇

我挂号的时候,想选专家门诊,才发现,专家门诊要提前 14 天预约的,否则想约到都很难的。惊讶发现,高级专家门诊,是可以约次日的,而且,一个怪又不怪的现象,同一个医师,既是专家又是高级专家。然后你一看价格,就明白了,高级专家挂号一次,是 450 元。其实,这就是黄牛号了。只是当黄牛的是医院自己,然后价格是公平透明的,一视同仁的。

所以,同一个人,要为想看高级专家的人预留时间,这可以创收嘛。高级专家的实质就是,可以不排队,不抢号,用“钞”能力看病的意思,但是为了遮羞,非要取个高级专家的明目,中国人也是搞笑,吃相难看,但是不接受指责,哪怕联想也不行。

好在最近几年都不看大病,所以说,我还是可以奢侈得起的。不情愿地交了钱,真的就看到了医生。

这个中山医院给我的印象,真是巨大无比的。早几年,老婆住在小木桥路,其实就在枫林路小木桥路那附近,离中山医院只能说是一步之遥,然而我从来没去看过病,老婆也几乎没怎么去过。我只记得去过一次体检,是周日,似乎没什么人。

这次去了,才发现中山医院分为东院和西院,东院靠近肇家浜路,而西院已经贴着斜土路了,这放美国就是好几个街区那么大规模啊。医院附近穿行的人群车辆,仿佛都跟医院有点关系,要么上班的,要么看病的,要么就是专门服务上班和看病的人群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医疗城一般。

下了 9 号线,走了很久才走到西院,必须要从斜土路进去,这是拖了疫情的“福”了,医院都采用单入单出管理,要绕很远到规定的门,进去后再绕很久去规定的楼。

上午等了快 1 个小时,才见到医生,我说了下来意,体检后,确认下情况,简单明了,医生什么话都没有,检查,化验。心脏彩超 + 动态心电图 + 验血。说了句,我相信你看得懂文字说明,我就不解释了,送客。450 元挂号费啊,我大概就说了三句话,60 秒。

然后就进入了漫长的检查排队过程。检查在门诊楼,我看病是在特需楼。不得已走过去,然后,开始排队检查,心超人不多,很快就查完,报告五分钟出,自助报告机打印。

这时候,我犯了个巨大的错误,就是我以为验血也只能在门诊大楼的,我忘记我是 450 的特需病人了,就没往那边想。结果门诊楼抽血,需要排队 126 个号,我简直崩溃。这里真的犯了好几个错误。第一,我可以在心超之前去取号,那就可以节省 20 多分钟的。第二,抽血处大屏幕下面滚动一行红字,因为每次都是局部,就没耐心看,上面写得是,因为人数较多,比较繁忙,建议步行到东院 20 号楼抽血,速度会快一点。妈的,我完全没看。我跑去悠哉吃了个早点,确实也是饿了,然后回来就死等了,一直看手机,而没有询问,收集资料,或者找机会等。

抽完血给了小票,才发现,我竟然不是验血常规,而是心内科的特异检查,出报告要 3 小时,看到这个数字,我内心是崩溃的。

其实吧,血常规,一般都说半小时,那是很极端的,一般十几分钟,不过得益于电子系统的通知,我们才能及时拿到,不然就要看大屏幕公告,谁的报告好了。中山医院更糟糕,连大屏幕都没有,你只能去报告机轮询,不然你不可能知道你报告好了没有。满大厅都是扫码轮询报告机器语音。

我每 5 分钟去一次,一直过去 20 多分钟了,突然出了一句话,说您的报告 98 分钟后准备好,我一看,不是找不到,而是时间预告,我就打开电脑写代码了,我竟然信了,安心等待了。愚蠢!写了半小时,已经 12 点半了,我肚子饿了,想最后看一眼时间预告,卡时间去吃个饭。没想到,报告直接打印了,绝对没有 98 分钟啊,最多 30 分钟,而且我不知道已经好了多久了。又浪费时间了。

到这里,你已经很懊恼了,因为信息的缺失,没有引导,浪费了很多无畏的时间,这时候另一个气氛的事情就是,我因为没地方坐,想着 3 小时等待呢,去了特需楼坐,发现,特需楼有地方抽血,没人排队,竟然和几百人排队的地方,一样,两个窗口。一方面感叹钞票就是好,一方面悔恨自己钱付了,也没享受到任何特权,真是气得想哭。

值得安慰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等待验血的时候,我去动态心电图那里跑了一次,本来是想改约时间的,单子通知我次日早上来,我因为去北京探亲,想改下周,竟然改成了当天,意味着我节省了一次去医院的次数。当场就装上了仪器。

拿好当天报告,想去回诊。其实,这也是后来才搞明白的词。以前,医院看病,就是病人排队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口,站一排。那些做完化验回来的人,到底应该重新站到队尾,还是可以直接插队进去呢?没一个地方有说明的,都是含糊的。你礼貌点就重新排,你无耻点,就直接挤进去。当然,你看到的都是无耻的人。毕竟有病,还要脸干嘛?

后来,有了电子排队,大屏幕叫号,结果仍然留了这个 bug,很简单,挂号的人,有个号,按号叫名字,简单,但是叫过一次后,你等了 3 小时,拿着报告回来,又不用重新挂号,到底怎么电子叫号呢?扯淡吧,做了系统也不解决问题。这就是一个经典案例了。

我在有些医院,看到过一种导诊台。就是护士,手动安排队列。没号的人,我给你安排个位置,那就有序了,避免真糊涂和真无耻的人一拥而上,反而低效。这就是这两年的事情,这个业务多了个名字,叫“回诊”,就是在看病当日,因为检查离开现场后,拿着报告回来再次找医生,叫回诊。

有了这概念,你就可以研究了,比如我可以问问志愿者,回诊的制度是什么,这一定要打听清楚,不然我已经浪费了大约 2 小时了,不问清,可能浪费更多。

第一,我错过了上午的问诊时间了,下午 1 点 30 分开始,第二,回诊需要排队,是自助的,去挂号机上,重新扫描,然后选择回诊,就可以排队。

虽然,离下午开始还有很久,我想到了,排队不应该下午再来,可以先排队,这也是我机灵,如果我死脑筋一点,真的下午来排,等更久。我排了号,出去门外吃个饭,然后围着医院绕了半圈才重新进来。

候诊打听竟然人满为患,我心里想,这是专家门诊和 450 特需的候诊大厅,竟然还这么多人,可怕,有钱人太多了。等了很久,大屏幕也没出现我的名字,也没叫到,我有点急,还以为专家没开始放号呢,只能冲进去问,结果被赶出来,说看屏幕。

我出来,气不打一处来,懊恼,气愤,疑惑,各种情感涌上来,站在门口不想走。这时候,我发现,医生门口的小屏幕开始叫号了,远处的大屏幕和小屏幕竟然不同步!!!而且只显示队列前三个人,只有1,2,3 三个号,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号了,体验差到姥姥家了。

好在我站了 2 分钟,看到我名字出现在 3 这个位置上,前两个都 no show,我赶快挤进去,心里竟然觉得“运气真好”,事后就觉得,这种种,只能说是“荒诞”。

心衰

医生一看报告,竟然有点高兴和得意的语气,让我诧异,生气,他说,“哟~,这就影响心脏功能了,你这个是心衰早期”,那个“哟”,拖着调子,上扬语气,一种居高临下的得意,好不气人。我惊讶了,脱口而出“啊?!都这么严重了?”,这是难以置信,这是不甘,我看到的各种新闻,沾上这两个字的,后面跟的描述都是“猝死”,你说我什么心情?

不曾想,医生竟然勃然大怒,冲我大吼大叫,“我跟你说什么,你听着就行了!你不要质疑我!”,“你质疑我,我还跟你说什么?!”,吓得我一抖,还能这么吼病人呢?我都懵了,不敢说话了,然后就问我家里吃什么药,我就莫名,我第一次根据体检来复诊,没觉得自己有病,怎么会有药吃?只好说,没任何药。他就硬开了两个药,让我吃一周。

很多问题,被他吼了下,我都忘记问了,比如报告上的说法是什么意思?怎么造成的?严重否?能不能恢复?我都没问出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叫下一个了。只能悻悻得离开办公室,带着满肚子的狐疑。

动态心电图报告最少两天后,来解读报告,又要重新挂号,看这个排队的势头,看同一个医生,恐怕我又要花 450 了。

整个过程里,我花那么多钱,和医生共处的时间,不超过 5 分钟,说话不超过 10 句,什么关键信息都没得到,你们说我是不是冤大头呢?

我感觉,在中国,你就不是一个人,你太渺小了,如果你生病了,更是蝼蚁中的蝼蚁,可以被任何人欺负,本来自尊就很低了,还要被医生羞辱。你是工作繁忙,你是见惯了死人,所以你就对还活着的人,求助你的人,这种态度么?

以前,听到有人拿刀砍医生,我觉得气愤,替医生不值得,救死扶伤,还要被人砍,今天我经历了这一切,心里有点恍然大悟,难怪被人砍,没有自尊,被轻视,被蒙在鼓里,被欺负,如果我反正要死了,一怒之下去砍他,奇怪么?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吧,怨不得人啊。这种态度恶劣的老头,凭白给自己的群体抹黑了,让每个医生都担上了被砍的风险。

医术和医德可见没什么必然联系啊。

小确幸

值得高兴的事情不是没有,还是互联网精神吧。我之前更换了社保卡,然后激活了。我没意识到,社保卡就是医保卡,应该用新卡了。毕竟职业生涯的前十年,我几乎只去过个位数的医院,而且,社保卡去年我刚换,还一次都没来得及用。

到了医院,我发现我没带新医保卡,旧医保卡虽然号码正确,但是无法使用。挂号又是用自助机具,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窗口问了值班说,让我支付宝申请医保电子凭证。我点了,竟然很容易,身份证号码,人脸识别,授权开通,就出现了医保付款二维码,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昨天一天看病就靠支付宝了。所以说,互联网太厉害了,太洞悉人性了,关键时刻帮了大忙。如果互联网人去做医院的系统,并且收入分给互联网人,那么现在的医疗管理系统的体验,能前进十年。医院这种救死扶伤的地方,竟然那么蔑视人,远远不如互联网,这也是我无法介怀的。

自医

花了 450 块,我还是只能去害死人的百度,找寻关于疾病的信息,你说气人不?我看百度上说,心衰也是分阶段的,有四个阶段,每个阶段状态和危险不同。我是心衰前兆,不一定已经是了,就算已经是了,也肯定不是第四期,于是我可能还能安稳活很多年,当然都是百度告诉我的,医生什么都没说。

完整的一次胸闷之旅,这是被气的,没病要被折磨出病来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确切的比较权威的消息,我到底怎么了,危险高不高,只能想办法下周回来了,伺机再去了。

2021 年计划

一年一共有 365 天,那么 1% 就是 3.65 天,差不多 4 天不到点。现在 1 月 13 日,2021 年已经过去了 3.56% 了。我觉得,年龄大了以后,就会发现,时间过得非常快,恍惚一下,一年就过去了 3.56%。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要做个计划。

过往,我似乎只做了年底总结,做新年计划的时候真的不是很多,想法也很简单,好像习惯了随波逐流,不习惯按照计划来行事,因为从小就发现,做了计划的事情,也根本做不到,尤其是需要长久努力的事情,有一定难度的事情,做了计划,反倒容易失败,不知道这个怪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从小就没有按照计划成功的能力。久而久之,就更加不喜欢计划事情了。

然而,所有的成功学,似乎都说明了一点,成功是计划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大家都在这个事情上撒谎了,还是说,大多数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发现通过计划规划人生的窍门。

其实从 2019 年开始,我的生活就处在一种混沌中,勉强能过下去,但是要说过得好,那是怎么也不可能的。一个中年人独居,又怎么能算过得好呢?这个由来也是说来话长了,并不想赘述。怎么摆脱这种窘况呢?似乎又不太可能,如果两年前,我开始发力,现在似乎也未必会是这样,但是拖到现在了,我到底是发力还是不发力呢?又进入一种极其尴尬的境地。

不过,人在任何时候都有选择倒是,所以,我还是觉得应该计划一下。认认真真地执行看看,当然也可能只是说说而已。我现在无论表现了多么大的决心,不到了明年这个时候,终究也都只能看成是一种空话。

第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准备好,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到了一种乏善可陈的状态了。我等于已经蹉跎了一年半了。这一年半我感觉自己没做什么事情,没有发挥什么太大的价值,如果说做了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手到擒来,太简单的事情了,没什么挑战。如果现在还要讳言,那就太不诚恳了。但是我着实在一种自己也觉得窘迫的境地,就是所谓的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所以,我说准备,就是要激活自己,进入一种随时可以任职新岗位的状态,这个真的是很难。具体的一些举措,我很难写出,所以我担心落空。比如,我想过刷题,但是这个东西真的不是我所擅长的,而且,刷题往往都是敲门砖而已,就算题做得再好,其他方面不行,也没法前进一步。

其实,这里暴露了一个问题就是我还没想好,如果挪动的话,到底应该选哪个赛道。这个是大忌,如果不做技术了,那么刷题到底有什么用呢?但是这个就是一个问题,换赛道的话,到底换哪个,以及怎么上去,比如做技术管理,到底行不行呢?得别人给你机会,不然别人的期待是很高的,谁愿意随便引入一个技术管理者,但是什么主流技术都不熟呢?

如果不做技术了,那么刷题又有什么用呢?这就太尴尬了,但是不做技术的话,到底应该干啥,是不是要从头开始?我的境况,到底能不能承担呢?从没想到过,中年是这么尴尬的一个年龄。更没想到过自己就不知不觉沉溺到这个陷阱里了。看来年轻的时候,还是没有想得太明白啊。真是可悲。

第二个就是家庭的境况,到底能不能明朗清晰化,老婆说让我买房给孩子准备好学区,这里显然暗示了一个问题,孩子必须回上海读书了,那么她应该也要回来了。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挑战或者说牺牲呢?比如能找到怎样的机会和工作?待遇会不会打回原型?那时候,如果我境况糟糕,会不会陷入一种贫贱夫妻百事哀?

那今年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伺机买房,这是一个准备,至少要搞清楚,买哪里比较好,自己到底能拿出来多少钱,贷款多少钱,这就倒逼,必须找到靠谱的工作,所有的决策仿佛是一个死锁,钱就是这个钥匙,可偏偏是没有钱的啊。

第三个孩子的就学问题,上海到底什么政策,孩子到底去哪个学校上学?私立好学校,必须摇号了?那么学区只能选公立么?得有个目标吧,孩子已经 4 岁了,7 岁上学,最多再荒废一年,未来两年恐怕都要做好准备才行了,两年毕竟也只是弹指一挥间啊。

以上写到的都是一些艰难的问题,涉及到我自己的努力和家庭其他成员的努力,但是里面恐怕少不了我的努力。我似乎天生就不善于处理这些复杂的事情。说实话,写出来,我是很忐忑的。也意味着,我如果下定决心处理的话,我就要在很大的自我压力下工作。

另外一些关于个人修养的事情,现在看看永远是很简单的事情。比如,学什么东西,看多少书之类的。不过就算做了计划,这类事情也未必能完成。2019 年我给 2020 年计划了看三套书,《世纪三部曲》《海伯利安》《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最后,我一样也没看完。所以,新年到底该给自己立一些什么个人目标,我甚至都没主义了。

如果,按照我现在的效率,我历史上动过的念头,排成计划的话,恐怕未来 10 年都未必能完成吧。既然时间是这么稀缺的资源,怎么使用就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偏偏又很喜欢去浪费时间。这可如何是好呢?我现在只有一个比较硬性的计划,就是 2021 年,我必须阅读 5 本技术书籍,哪怕最简单的技术书籍也算,不能在技术上一无积累,毕竟我最后还要有个吃饭的手艺的,算是保底吧,就算是保持一种修养也是应该的。

第二个是阅读 5 本理财方面的书籍,我想,现在这么困窘的境地,也是因为始终没有工作以外的稳定财务性收入吧,所以才不够从容,意识到的也太晚了,但是如果不逼着自己硬上,可能也没有办法吧,实操是可怕的,那么从学习开始总是可以的吧。

第三个是阅读 1 本哲学方面的书籍,人不能总是摄入一些简单的资讯,我这两三年来都是这样做的,所以,自我感觉就进入了急转而直下的趋势。所以,总要思考点形而上或者真正抽象的东西,好让自己的大脑保持一个活力吧。

2019 年和 2020 年,唯一有所成就的事情,其实是健身,我养成了一个规律健身的习惯,同时也解释了,我的时间到底花在哪里去了。除了被自己挥霍浪费的时间,剩下有意义的,可能就是健身。2019 年底,我让自己的体重低于了 70 kg,2020 年,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又胖了,不过最近一次过秤,是 73 kg。我也不知道,多出来的那 3 kg 到底是肌肉,还是肥肉,可能还是要拍个裸照对比下。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能坚持健身这个习惯,最好能多跑步,不为了减肥,而为了纾解压力,增强心肺。体检显示我甘油三酯高,我想,就是有氧运动太少导致的。

2020 年我想了一年学习乐器,最后也没买,也没学,2021 年,我其实不敢给自己立这个目标了,随缘吧,上面所有的事情,如果都能按计划执行的话,我觉得已经是很大的成就了。如果,我 20 岁,我可能会对上面的计划鄙视不已,但是我现在 36 岁了,我就觉得上面是很大的成就了。

希望今年真能有所成就。

语言能力退化

今天,我在桂林,参加公司 2021 年度 Q1 的大会,会上,我代表部门汇报了过去一年来我们部门的工作。我汇报得很差,说话磕磕绊绊的,显得底气不足的样子。

然而,事实上,我准备这个 PPT 花了差不多 8 个小时以上,美化了两遍,事先还写了逐字稿,还改了一遍,昨晚没睡好,半夜醒来,还在闭着眼睛模拟演讲,谁知道上了台,仍然讲得那么差。

我就尝试去反思,自己说得差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语言能力的退化,其实我以前有很良好的表达能力,即便对自己不懂的东西,也能说得振振有词的。现在,我似乎完全没有了这种的能力了。回想过去半年来,我几乎很少有和别人交流的机会了。

在工作中,我管理的团队严重减少,从原来的 40 个人,减少到只有 4 个人了,我负责的业务,从原来的重中之重,变成别的部门的从属部门,如果不是我的主动要求,可能我的工作会比现在更少一点。

这导致我本来是企业里的一个连接点,而现在我变成了一个终端节点,“高扇入,低扇出” 了,导致我接受指令偏多,发出指令减少。

于是,我的工作现状是,一天都用不着讲一句话,要么下属向我汇报,要么上级给我部署工作,我没什么机会说话了。可以说话的人也很少,除了关联部门的人,但是也不需要他们老是直接跟我说话,跟我的下属说话就足够了。

这些共同导致了语言能力直接就退化了,很少向外传递概念,很少组织自己的语言,突然上台,去讲一些话,能讲好反倒是个奇迹了。

当然,没讲好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我代表整个部门去汇报,但是绝大部分我汇报的东西,都不是我负责的东西,我对要讲的内容,理解不够深入,只听过一些表面的内容,那些事情不是我决定的,我也没参与过,也不汇报给我,也不对结果负责,那让我代表那个人去汇报,就显得底气很不足,证所谓厚积薄发,那么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转述别人的汇报,那能讲出来和讲到点子上的东西就更少了。

对了,忘记说了,今年基本是完整独具度过的,除了过年期间的疫情,多休了几天假和家人在一起,其实话也不多,一来家人太熟悉了,二来三代人在一起,很多话也不方便说,结果还是一起打游戏的时间居多,很少坐下来好好聊天,当然跟家人的性格也有关系,我们很少进行内心想法层面的沟通。

过去一年还是过得太过闲散了,所以,导致我真的能力退化很厉害,无论是硬性的能力,还是软性的能力,正所谓,用进废退,不外如是。这真的太过可悲了。

要想摆脱这种困境,还是要采取行动。我目前想到几个对策。

第一,每周尽可能找人一起聊天,比如请人喝咖啡,聊天随便什么话题,只要时间长度达到一定程度,内容达到一定深度,就会对我的语言表达,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

第二,恢复撰写日记,或者随便写作点什么东西,总之要多写,写作也是一个刺激语言组织形成的一个过程。我应该恢复这个习惯,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继续荒废了。

第三,其实我也没想好第三个是什么,大体方向是忙一点,最好输出点什么东西,比如,讲一门课程,或者组织一个开源项目,每天沟通项目,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具体我也不知道,一个是要忙,一个是要有聚焦,避免像现在这样虚度光阴,可能就会很大改善现在的处境,至少要延缓衰退的过程。

微信,拍一拍

早上一醒来,好几个群里,无数的 “ XXX 拍了拍 YYY ” 的消息,刷屏。原来微信又出了新功能。我试了一下自己不能拍,应该是版本没有更新,果然,等到中午的时候,有朋友告诉我,强制退出微信后,去 App Store 就可以看到更新按钮,这是苹果的一种机制。

升级后,我也可以体验这个功能了,在几个群里,兴致勃勃地拍起来。

拍了拍,这个功能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功能?感觉完全没有用,只是在双击群聊里的一个人的头像时候,产生了一条灰色的提示消息,手机会相应的抖一下,甚至在静音的手机上,别人拍了你也不会抖。

是一种极度弱化的信号,好像走在桌上,跟陌生人擦肩而过。有朋友说,完全理解不了有什么用。有个腾讯的朋友说,公司内部有个帖子,产品经理发的,叫 “ 做个功能取悦自己”,这个功能只是某个无聊的产品经理取悦自己的产品么?我恐怕不敢完全认同。

有人说,QQ 有 “戳一戳” 功能,一点不新鲜,微信只是模仿而已。但是,这真的是戳一戳么?我也不太敢这么确认。

如果你觉得我自有一套特色的说辞,可能你就错了。我也没啥想法,这到底是什么功能。比起关注这个事情的原因,我更好奇,微信产品团队的决策机制,这么多年没退出过大功能的他们,如何形成了做这么一个功能的决策呢?

没人可以预测社交产品的演化形态,所以,腾讯整体的企业文化是开放和包容,容纳了各种不同的人,希望这些人能发挥创造力,如果有东西能革腾讯的命,最好诞生在腾讯的内部,还让老板觉得安全。

这么看问题,微信上出来我们这种中年人不能理解的功能,太正常了,我们可能不是微信取悦的对象,也不是微信防守的目标,极可能就是这样。

我好奇的是,微信的领导者张小龙,显然年龄不小了,很多产品经理也是不年轻的,那么他们怎么能让这个乍一看,好像没什么用的功能被设计实现上线呢?哪怕只是实施,做对有不容易。

可是好不容易做对了,又带来什么效益呢?这就留给大家自己思考了。

阿里巴巴恶心的企业文化

昨天,群里转发了一个阿里巴巴钉钉团队的活动照片。照片上一群男程序员,乔装打扮成女子,上挂标题,618 带货天团,宝藏男孩。

看到这个照片,我想起来的词语就一个,“恶心”。为什么我这么恶心呢?我开始了思考。到底是什么因素在这里给我带来了恶心感?

首先,可能就是缺乏美感,照片里的人,每个都画了千篇一律的妆容,涂了很厚的粉,瞄了眉,可能还涂了嘴唇吧。每个人都带着假发,绿色,金色,灰色,好像生怕看客不知道那是假发,选了颜色都是非主流的颜色。我感觉这个照片里的形象,既侮辱了女性也侮辱了男性。女性化妆难道是这样的么?男性装扮成这样,是在嘲讽女性么?

其次,就是这个照片里强调,里面的人都是程序员。这是侮辱了这个职业。程序员是依靠技术积累,通过创意谋生的一种职业。现在程序员需要打扮成女的,来抛头露面,来带货,感觉就是在贬低和挥霍这些人的才华。就好像买了一条顶级新鲜的带鱼,非要拿去做咸鱼吃,拿到一方砚台,非要去垫桌子脚,这就是暴殄天物。

还有就是,这个商业活动满满的庸俗感。明显就是在搏出位,现在的消费者是喜欢低俗出位,但是作为一家大企业,为了赚钱,赚流量,就刻意去迎合低俗和出位么?异装癖是一种亚文化,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常见,但是把这种东西当成主流文化,迎合大众猎奇口味,很低俗地去呈现,也是对异装癖人群的一种抹黑,难道他们都是这样的么?一群故意恶心人的人?

我觉得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恶心,就在于,这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之前钉钉隔空喊话小学生,做了一个跪地求饶的动画视频,也给人很大的不适感,为了赚钱,尊严都不要了么?小学生为什么反感钉钉,普通的职场员工为什么反感钉钉?不去思考这里根本原因么?钉钉上的功能,对人权的蔑视,利用技术手段对劳动者的压榨,才是大家反对他的理由,但是显然这讨好了老板,就是给钉钉埋单的人,又是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理念在背后驱使。

感觉就是一家充满了铜臭的公司,还把向权势低头,向金钱谄媚的这种理念,从上到下污染每个员工,真是让人作呕。

之前蒋凡的婚外情事件,然后这几天阿里P8,尝试保养求职者的事件,以及背后阿里给出的截然不同的处理方案,处处透露着这种恶心。P9,且是重要管理者,就可以网开一面,而且还在舆论上打击原配妻子。P8,就是价值观不正,被就地正法。

感觉公司内部就是一个野蛮的丛林,向权势,向金钱屈服。权钱为尊。我想,这就是这家公司一系列行为折射出来的恶心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