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死了么?

今天,我去了中山医院复诊,主要是让医生给我解释一下上次检查的一些指标的含义。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得到了比我想象中严重得多的结果。

我问医生,我这个情况,五年生存率是多少啊?医生说,我们医生是讲概率的,你懂不懂?我说我懂,医生说,五年生存率 50% 吧,我内心一声呐喊,草!中国乳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多少,你知道么?我碰巧知道,80%+,所以,我还不如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呢,这太惊人了。

医生的这个判断,让我的生活蒙上了阴影,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这个不是说我马上就会死,但是我已经笼罩在随时会死的风险之下了。这个风险准确的说,就是心脏衰竭。

心脏里有两个心房两个心室,其中,左侧的心室负责的是把充满氧气的血液泵到全身各处去,大概就是这个原理吧。然后有个指标,就是衡量这个左心室每次收缩,泵出的血量,准确说,叫左心射血分数,缩写是 LVEF,我的这个指标,在单次的心脏多普勒超声检查中,数值是 22%,健康人应该在 50%~60%。

心房心室示意图
Left ventricle 就是左心室

我看了一些国内和国外的讲心脏衰竭(Heart Failure)的文章,基本提到 LVEF 这个数值,如果低于 35% 的话,基本就可以认为,严重低于正常了。中山医院态度差劲的医生和态度好一点的医生,都是建议治疗干预的。

Ejection Fraction
心脏衰竭的两种情况

上面的图里,展示了心脏衰竭的两种类型。这里的 EF 是 Ejection Fraction 的缩写。中间的图是,LVEF 这个指标正常的情况下,也会发生心衰的情况。可以看到心脏壁增厚了,虽然能保持 LVEF 不变,但是显然左心室已经非常小了,所以持续保持紧张,不能放松休息。另外一种是右侧图,左心室明显放大了,心脏收缩后,无法泵出心室里的所有血液,严重的情况会导致积液等问题。我大概就是右侧图的情况。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我真的不知道。要说,我这个人不良的习惯真的不多吧。最近一年半接近两年,可能还做得比原先好一些。比如我规律的健身,比如我节食减肥了,将体脂降到 20% 附近,甘油三酯,胆固醇,肝脂肪浸润都恢复了。我工作压力不大。我父母 60 岁以前,都没有明显的心脏问题。如果,我能找到自己唯一的缺点,恐怕是我比较喜欢熬夜。

长期缺乏睡眠,可能是真的我的问题。我经常1,2点睡觉,然后早上被 8 点的闹钟叫醒。赖床半个多小时。多年如此了,有时候不严格的时候,早上我会起得比较晚。一般常年能保证的睡眠是每天 6 个小时左右。不过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这个真能摧毁一个人心脏么?我很难做出这个结论。显然也不科学嘛,如果一个生活在东 6 区的人,每天 12 点睡,每天 6 点起床,这个人其实跟我的睡眠节律是一样的啊,满足这个条件的人,都会心脏衰竭么?这个本不满足基本的科学原理啊。

我能想到的,自己为这件事情做出的改变,就是改变自己的作息,但是我不知道这是福是祸。一个十几年如一日的人,突然把自己的生活习惯改了,真的能带来正面的改变么?呵呵,如果你有点科学素养,应该知道答案是未必吧。

整个 1 月份,我参与的体育锻炼已经非常少了。我看了统计,只有 5 次而已。这也是遵医嘱了,不能做给心脏增加负担的事情。然后,我开始了药物干预,两种药物,氯沙坦钾片,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再然后,尽量早睡觉,增加睡眠和休息。

到现在,大概奉行了接近两周了,我的睡眠,竟然比我想象得快一点适应了新的时间点。现在我每天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了。果然就是睡得早了,反倒也不能增加睡眠,不知道怎么回事。白天的时候,我精神状态更好一点点,可能也是有的,但是计算睡眠的绝对时间来看,应该并没有增加多少吧。

我现在的计划是,改变持续到 4 周的时候,我换一家医院去复诊,看看能不能得到不同的结论。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消息和医生的诊断判断,让我的精神增加了一层压力。我不能非常淡定地应对。我无法想象自己离死亡一下近了一大截这个事实。以前真的从没往这个方向思考过一丝一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