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开局的这场瘟疫

说实在的,我们这波人是经历过非典的,不过我好像没什么记忆了。我就记得那时候在读高中,每天还要坐公交车去上学的,好像就是高三了。

然后,每天学业也忙,学校也没有停学,我在准备高考。后来听说,交大的学生被隔离在一栋楼里,太无聊局域网上乱逛,发现了交大录取的关照名单,成了当时很大的一个丑闻。我们似乎提前结束了高中学业,每天在家自行复习,备战高考。

到了高考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没那么严重了,我9月份还跑去大学报道了呢。

今年这次武汉新冠肺炎,似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十分恐怖。我一开始还有点觉得大家矫枉过正了,但是随着每天消息传来,武汉火神山医院的修建,以及我们公司捐献100万善款,并且开始号召员工捐款,我越发觉得,这次事情远比我想像得严重。真的非常严重。

每天各种消息雪片一样飞来,都是通过互联网,我已经连续两整天没有走出家门了,因为出门就要佩戴口罩的,但是我一共只有三个口罩。所以,我想,还是在家里节省口罩算了。

晚饭时候,我看了电影《传染病》,简直和这次的事情惊人的相似,病毒来自蝙蝠,然后通过猪,传染给了人,传染再生指数,非常高,一开始以为是 2 ,后来确认至少有 4,一个患者,最起码要传染给 4 个人,全球导致了 2600 万人感染。死亡不知道有多少。

隔离,封城,哄抢物资,暴力犯罪敲诈勒索。网红利用媒体传播谣言并牟利。一切的一切,真的太像了。这次全部都复现了。电影高度预言了疫情弥漫下各种机构,各个国家,各种职业的人的百态。

现在,武汉已经封省了,模仿小汤山建了火神山医院,专门收治需要隔离的病人。浙江省此次也是疫情重灾区,目前几个区已经陆续在封锁,宝宝住在余杭,已经开始按配额允许人员进出小区了。封锁日趋严格了。

所有的药店都不卖口罩,酒精,洗手液也售空,连滴露消毒液,也买不到。洗衣服没法杀菌消毒。

那么现实中造谣牟利的是谁呢?在我国,不是某个网红,毕竟内容生产者已经噤若寒蝉了,不敢犯这种政治性错误的。竟然是中国日报,官方喉舌。公然宣布双黄连口服液入选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药物,导致双黄连口服液一夜抢光。接着政府又出来辟谣。

到这里为止,全部被电影猜中。

后面电影里描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就是疫苗终究会被研究出来,那么研究出来后,谁来先接种这个疫苗呢?武汉肺炎没有电影里的病那么可怕,那个病致死率极高,而且在电影里甚至没有出现治愈的患者。

于是,疫苗也就意味着生存的机会。那么这种机会给谁呢?给当权者么?还是给富人。现在已经确认新冠肺炎通过飞沫传染,导致口罩的短缺,那么仅有的口罩供谁使用呢?这次有人公然开着公车去红十字会提取人家捐赠的口罩,号称给领导领的,这种丑恶的嘴脸已经暴露出来了。

那么疫苗呢?如果疫苗意味着生存的机会,那么谁能拿到,谁先拿到,电影给了一个办法就是摇号,摇出来生日的人去接种疫苗,剩下的人隔离并且等待。等于人被分成了365份,运气最差的人,要隔离躲避一整年。那现实中呢?我们能找到疫苗么?接种的机会公平么?

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