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康乃馨

(本文内容系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您的薪资待遇问题,公司方面已经通过了,希望您尽早来公司办理入职手续。”

“一定,一定,我会尽快的。”

徐华明放下电话,长舒了一口气,打开门拴,走出卫生间,步入大楼的消防通道,在楼梯上坐下。他掏出一支香烟,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兴奋、激动,还是紧张,他的手有些颤抖,竟然打了三次火,才把烟点着。

他吸入一大口烟,憋住,再缓缓地吐出,烟雾迷漫,缭绕,消散,他的心情也随之平静。远智科技是江州有名,乃至中国驰名的高科技企业,在互联网界叱咤风云,为了这个offer,徐华明使尽了浑身解数,终于如愿以偿,可以给父母一个交代了。想到这儿,又一股感触涌上心头,眼眶也有点湿润了,他赶快又吸了一口烟,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把烟缓缓从鼻孔喷出,慢慢陷入了沉思。

***

一眨眼,来到江州已经2年。徐华明是北方科技大学生物工程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但是生命工程的黄金时代,并没有如他高中时期专家预言的那样,在二十一世纪来临。这个专业读到硕士,就算是到头了,再往下,无外乎两条路,一是出国继续深造,或可留在国外工作生活,再就是用自身的硬素质,去跟所有其他专业的毕业生,拼抢那些对专业没有要求的工作岗位。

徐华明也曾想过出国,还靠着过硬的成绩争取到了去美国交换的机会,可是到了那边才知道,虽然物质条件一应俱全,生活优越,但是中国人在美国生活,远非想象的那么舒服,一应朋友、亲人都在国内,每当夜幕降临,深入骨髓的寂寞几乎逼疯了他,半年没到,就归心似箭。

于是,他只剩下了找工作一途,无奈又真没学到太多本事,还好保研成功。于是他三心两意,一方面应付着实验室的导师的剥削,另一方面,他偷偷参与实习,把目标定在国内炙手可热的互联网行业,起先没有经验,就找很垃圾的网站去应聘,打杂,渐渐上手了,就找点二流公司兼职。一来二去,两年下来,竟然也有些经验了。可谁想,好景不长,要毕业找工作了,正赶上金融危机,各大企业人员编制都收紧,他毕竟不是专业出身,就业就更难了。

毕业在即,眼看在燕京呆不住了,却柳暗花明,江州一家小公司向徐华明抛来了橄榄枝。徐华明是江淮通州人,那小公司虽然籍籍无名,当初只是本着广撒网的策略,投递了简历,但是考虑到江州离家近,他还是果断地答应了。

到了江州才知道,那家小破公司,是一个外包项目公司,主要靠承接一些中小企业或者创业小公司的网站建设项目来维持生计,一共也就4、5个程序员,2、3个美工,一个秘书,这种小破公司,竟然还要产品经理,简直笑话。原来老板是看上了徐华明工作经历丰富,又兼职过产品经理,口才好,思路清楚,对各类内容系统、网店系统都有了解,指望着他帮忙跟客户洽谈,确定需求,划定系统边界,原本也没想到北科的高材生能屈尊降贵,但是谁知道就瞎猫碰上死耗子,不过老板是个明白人,知道庙小容不下大和尚,迟早要走的,所以非但不开高薪笼络人心,还玩命压榨徐华明的剩余劳动,用一天值了,用两天赚了。

这可苦了徐华明,自打到了江州,就一天没停过,天天不是洽谈业务,就是跟着老板走访用户,还要准备各类合同,文书,票据,闲下来还得给几个美术和开发讲解需求。考虑到他到手只有4千多的工资,老板把当作公司办公室的四室两厅民宅的朝北小间给腾了出来,给他当宿舍,这下更是变本加厉地剥削他的剩余劳动。唯一的好处是,吃住都在公司以后,徐华明虽然工资微薄,也算在江州扎下了脚跟。

徐华明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有大学本科文凭,母亲是会计,退休后,又返聘到一家国企做出纳,父亲是通州当地高校的副教授,家境不算富裕,但是也不穷,至少没让孩子为了生计而四处打工赚钱养活自己,整个读书生涯,家里都会给点补助。 现在徐华明一毕业,家里的补助一停,家中老两口的生活反倒更好了一些。老两口对生活没有了任何的奢望,唯一的期盼,也就是儿子,能够成家立业。儿子没有留在机会遍地的燕京工作,而是到了离家近的江州,老两口也视为这是儿子孝心的体现。不论跟街坊里邻说起,还是跟儿子聊起来,都是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殊不知,这种憧憬和希望给了徐华明以莫大的压力,想到自己寒窗二十年,竟然不能分担家里的负担,现在虽然工作了,也没法补贴家用,虽然立足江州,但这种劳工命远算不上事业,种种挫败感,都让他在面对父母时充满愧疚。看到父母华发已现,想到自己渺茫的前途,罪恶感更是一阵阵袭来。一来二去,他受不了这种心灵煎熬,回家也就少了,不到逢年过节,不得不回,他都推说公司业务繁忙,自己要求上进哪能老回家。自己工作上遇到的各种不顺心,被老板压榨的辛苦,还是被客户挑理的委屈,都不敢跟父母谈起,只是自己默默承受着,只要家里电话,一律报喜不报忧。

无论是为了父母的养育之恩,还是说为了自己能找到自己的事业,都逼迫着徐华明更加努力的工作,同时骑驴找马,争取良禽则良木而栖。在得知远智科技有个师兄后,他千方百计地与师兄取得了联系,在师兄的推荐下,争取到了一个面试机会。为了这次面试,他熬了几个通宵,翻看远智科技各类产品的评述,分析比对同类竞品,做了厚达10页的产品分析书,面经更是看了无数,最后,约定面试时间后,他更是头天晚上猛冲冷水,硬是把自己搞到感冒,第二天,打着去医院看病的旗号,去远智参加面试,好在运气好,他要去的部门主管正好当天在公司,他一天就经历了两面,否则出来一次,就这么要死要活地来一下,也扛不了几次。

面试过后,感冒加上长期积劳,他病了三天,又冷又热,煞是煎熬。远智科技杳无音信,还以为挂了,谁知半个月后,终于接到了hr的电话,跟他洽谈薪资。师兄给他建议的数,他怕公司不录用,忍痛自己悄悄减了1千,都没敢告诉师兄。今天,终于接到了通过的通知,这样的消息怎么能够不百感交集。进了好公司,就可以有规律的工作了,可以学习很多东西,可以好好展开一番事业了,想着也就有了憧憬和希望。这回的工作真的够体面了,可以老老实实跟父母汇报了。

***

“老徐,你来” 陆医生喊道,他是徐国强的好朋友,在校医院工作,这次好友的老伴要看病,说是不舒服好久了,让他帮忙托托关系,找个靠谱的医生,然后争取插个队,免去排队等待的痛苦,他左来没事,也就陪同一起来了,顺便跟自己当军医时候的战友碰个面,谁知道,竟然听到了很坏的消息。

“老徐,唉…” 老徐一走进办公室,陆医生就是一声叹息。

“你别光叹气啊,怎么回事?别吓我”

“张医生说了,可能…可能是…胰腺癌…”

“你,你,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她还年轻着呢啊!” 徐国强瞬间就气血上涌,话都说不顺了,只觉得眼前景色都黑了,天旋地转的,陆医生赶快上去扶住。

“老徐,你别着急,还没有确诊,先做个切片看看” 陆医生说着话,底气已经不足了。这种坏消息都应该大夫说的,但是想到是自己的好友,他想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安慰一下的,只是这个病实在是,到了嘴边,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时候,陆医生才觉得后悔。

“有多少机会?你说实话…”

“唉…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只是老张说了,来得太晚了”

***

“老头子,你干嘛死着个脸啊?跟哭丧似的,我还没死呢”

“呸呸呸,这种玩笑不能开”老徐看到老伴没心没肺地还在开玩笑,竟然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可是气还没上来,就悲从中来了。一辈子相濡以沫,孩子拉扯大了,生活一天天好转,眼看可以享清福了,竟然碰上这种事,怎么跟她说呢?还是就像电视里那样瞒着?

“老头子,结果不太好吧?你啊,藏不住什么话,都写脸上了,不过我这辈子也还就看上了你的诚实呢。”短暂的沉默后,李国韵已经明白了什么,“你说吧,都奔六的人了,早就知了天命,没什么可怕的”

“…”徐国强话没开口,眼泪都快出来了,“怀疑是胰腺癌”,几个字一出口,就哽咽了,又使劲忍着,导致肩膀严重地颤抖起来。

李国韵扶助老伴坐下,说:“没事,没事,这不还没死呢么…”,虽然这么安慰着,但是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马上要面对的,她眼眶也有点泛红了。要说她真豁达到看淡生死,那不可能,自己还没看到儿子娶妻生子呢,真的不甘心。

***

“还是别叫儿子回来了,他忙,又累,而且听说他有个面试大公司的机会,在紧张准备呢,我还有些日子呢,别打搅他,另外也还是先别告诉他,等他的事情定了,再看”,关于怎么跟儿子说的事情上,老两口有了分歧,老徐主张让儿子立刻回来,陪侍在侧,好好照顾母亲,而做母亲的,真心希望儿子事业能有成,不想在儿子事业有所飞跃的关键时候,打搅到儿子。为此,老两口没少废口舌,老徐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毕竟老伴病了,他不敢扯着嗓子吵,又想到,她的愿望,实现一个少一个了,就顺着她的心意吧。

电话通了,儿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什么都好,而且有个大好机会,可是做父亲的心情已经不一样了,终究还是露了点马脚。

“明明啊,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回来看看你妈吧,她最近又不舒服了”,老徐使劲调整自己的情绪“没没,没啥大病,还那样,你妈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了,问你件事情,你女朋友找怎么样了啊,上次不是说有个关系不错的么,确立关系了没有,确定了,就带回家里来,给我们见见”老徐这次一反常态地话痨“你放心,我们绝不为难人的,就想见见,我声明,我们也不会发表任何意见的,一切都你自己说了算”

后面又想了乱七八糟地好多理由,无非想暗示儿子回家来看看,但是徐华明正在准备面试地是关头上,满心的烦乱,最终还是拒绝了。挂了电话,他就狠狠拍了一下桌子,满心的怒气,但是一看老伴的眼神,马上又冰雪消融了。

***

“妈”,打开门,李国韵吓了一大跳,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竟然出现在眼前,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满肚子的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下子就懵了。

“妈,我就回来看看您,我爸说您身体又不舒服了?还是为了见我,又谎报军情啊?”徐华明的心情很好,远智hr的口头承诺,让他对生活燃起了信心,连带着他的心情一起好了起来,跟老妈说话,也恢复了中学时代的俏皮。

“明明,你看你,今天周日,怎么跑回来了?周一不上班么?”老太太还是缓过味了,嘴里埋怨着,转过头去鞋柜里拿拖鞋,眼眶就有点红,儿子终究还是很爱自己的,有这就足足够够了,什么也值了,嘴里又说上了埋怨的话,“你不是要面试新单位么,这么重要的关头不好好准备么?真是的,瞎折腾”

“妈,我已经搞定了,我就是回来告诉你这个消息的,我晚上的火车就走。周五hr给我电话了,口头已经答应了。我周六就买票回来了,但是周折死了,最后还是坐的汽车。”徐华明还是很兴奋,真想把自己咸鱼翻身的经历夸大一万倍好叫妈妈高兴,但是想到那样暴露了自己以前的心酸生活不免又要让老人担心,还是收敛了点。“这次薪水要涨上一倍呢,您等着享福吧”

“真的么?儿子啊,你可是长大了噢~”李国韵这次眼里没忍住泪水,”没事,没事,妈激动的,老了,感情就是脆弱。那,你什么时候入职新公司呢?”

“下个月呢,我已经把辞职申请发出去了,明天崔扒皮,噢,就是我们老板,就看到了”,徐华明的心情极好,一顺嘴,把老板的绰号也喊出来了,“您放心吧,下个月,我还回来,到时候给您看合同。对了,我爸呢?”

“噢,他去菜场买菜了,正提醒我了,我打电话让他买条鱼回来,中午咱们吃红烧鱼。你坐了一晚上车,先去睡会儿,午饭好了,叫你”,嘴上说着瞎话,其实老徐去医院拿药了,上周切片化验报告出来,老两口已经知道没希望了,但是身子一天天虚弱,病痛折磨一天天厉害,药也得吃,今天要不是儿子回来,她都不会下床,这会儿功夫,一定要让老头子先把药藏了,不能让儿子知道,她本能地就这么想。

***

晚上六点多,徐华明已经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了,晚饭吃得早,但是格外温馨,老妈精神不错,远不像老爸说的到处不舒服,老爸心情也不错,还喝了两口小酒,想到跟父母在一起的天伦之乐,徐华明觉得,自己的辛苦全都值了。下个月是中秋,而且那时候想必已经在新公司了,以后,工作没那么紧张了,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另外女朋友也是个事情,这回有脸面找女孩子了,前面骗老爸的那个虚构的瑶瑶,一定要落实成真的。

回到江州后,徐华明更忙了,崔扒皮知道了他要辞职,非说他通知得太突然了,非逼着他找到一个合适的继任人才肯放他走,否则誓死不让他方便了。徐华明想想也是,这么个小破公司,他走了,也难怪老板要难受,所以为了甩开负担,他一边交接工作,一边拼命的招人,拼命地面试。好歹给老板又凑了个人。整个人又累病了一场。

等到终于如愿以偿地坐到了远智科技的办公桌前,已经是中秋假期前1天了。假期人心惶惶,远智这种大公司的员工远没有什么强烈的忧患意识,早在假期前两天,就已经心不在焉,导致徐华明的各种入职手续也一拖再拖,直到假期前一天,才彻底搞定。

第二天回家的车票前一天拖公司秘书代办了,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这一个月忙里忙外,竟然家里一通电话都没打过,刚拿起电话,又想,这次要给老妈一个惊喜。还是不打了,抓紧时间去商店挑一个礼物给老妈和老爸吧。三四点,同事就已经陆续离开公司了,徐华明也借口准备行李,早早离开了公司。

想到没法带鲜花回去,他特意挑了一束红色的绢花,是康乃馨,打算送给妈妈。另外给老爸,贵的送不起,想到他经常把上课的课件做得很漂亮,就买了一套演讲助手,PPT放映辅助的电脑外设,算是老爸的礼物。想想还觉得不够,又买了一盒精致的巧克力,打算送给房东家的小姑娘,以此央求她跟自己合个影,好带回去告诉老妈说自己的女朋友,人老了,不就想看这些么,这样才是好的礼物啊,想到这里又觉得挺得意。

哐哐…哐哐…的火车声,让忙碌了一个月的徐华明,简单地就睡着了,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他想到自己马上和二老分享自己的喜悦了,想到自己来年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了,甚至想到了自己是不是可以贷款买房,用不了10年就可以接父母一起去江州过大城市里的好日子,想到以前公司做美术的小姑娘挺漂亮,平时关系还不错,是不是可以试试发展成女朋友。

***

徐华明家里房间整洁如新,床单被套都是新换的。他的书桌上,放了一个新添的相框,里面是李国韵四十多岁时候的一张标准像。黑白的。照片里,她眼神坚定,柔和,虽然上过妆,但是难掩面容的沧桑,除此之外,是那略显温暖的微笑。

桌子上面有个纸条,上面用隽秀的字写着,“儿子,你是妈妈的骄傲!爱你的妈妈于2011年9月6日”,数字写得格外清晰工整,这或许是会计师的职业病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