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最近在读围城,关于这部著作,我想是没有必要介绍的,它应该人尽皆知才对。

目前,我已经看到接近尾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我想,这种感觉的起因,大概终是因为我把自己代入了鸿渐这个角色了。当然,这是有违我的初衷的,因为我梦想着自己在看完书时候,能成为那个跳出来看着这个世界的那个钱钟书,但是却不可避免地跳入了那个世界而成为了鸿渐。

我想,鸿渐最大的特点,应该就是普通。普通得无以复加。而命运正向对待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对待鸿渐。样样稀松,一事无成,却偏偏接触到了很多深谙世道,飞黄腾达的人。然后生活在与别人的对比中,同时也是生活在痛苦中。虽然我涉世未深,却似乎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被不喜欢的人追求过,喜欢的人没有追到。身边的朋友个个都精明强干。即便当年那个让人感觉不屑的谁谁,现如今都怎么怎么。那种不断扩大的自卑,就如一个专门吞噬人的斗志与进取心的恶魔一样,让人的意志不断地被消磨,让人对生活的兴趣不断的消失。

堕落,随之而来的。

或许,我悲观了,我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我的前程似乎也没有开始。而我似乎可以遇见什么一样的,免不了地要悲观。但是所幸的是,我现在还不是鸿渐,我估计我还是能拿到一个真的学位的。但是,我想我却要对这个学位的含金量而感到脸红了。这可能也正是这种人的悲哀,有良知,没本事。若是真的无耻,倒也未必不会飞黄腾达。有本事的话那是不必说了。有本事再加无耻,那就等于是无敌了。

我现在,写这样的文章,只是源于我个人一时的感受,我想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生活中遇到各种个样的问题,而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太如意。人总有各种个样的欲望难以满足,而不如意这种事情,却恰如太阳东升西落般地寻常。那么我也一样。

我最讨厌别人看完我的文章后,跑来问我:“你最近是不是XXXX了?”我会很奇怪的说:“为什么这么问啊?”,然后的对话就是“你不是在博客上写XXXXX吗?”然后有一大堆东西要解释。麻烦。我写的文章就是我当前心境的写照,我很讨厌事后再回过来反刍一遍。尤其是当不顺心的时候,那感觉恰似你胃不舒服,然后呕吐了,然后别人跑过来看到了,然后问你,你吐的这绿的是不是啥,你吐的这红的是不是啥,更有甚者说,你为啥要吐那黄的。难道你肯去把你吐的东西的由来都去解释一遍吗?

我写这番话,无非是想跟你说,如果你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生活,那么不要问这问那,更不要假惺惺来安慰我什么或者跑过来同病相怜。那样会激怒我。我知道有些人在关心我的,而且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是如果安慰与同情不是恰如其分的话,就好像居高临下的施舍般让人难以接受。毕竟我不是在骗取谁的同情。

给你也同时给我自己一个忠告,对于这种纯私人的文章,如果不是一百分确定作者对你的反馈是满意的,那么最好不要给出任何反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