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和自己战斗就已经足够

大过年的,说这种话题,难免有些严肃了。不过,我若是不能倾吐一下,便不快活。

小时候,最渴望的事情,就是长大,妄想着,就能够脱离父母的管束,可是,实际上,是这么回事情么?今天看来,貌似不是的。以前是父母管着我,让我做这,做那,自是有一番道理的,总不用我去思考什么。现在,快30的人了,我到觉得父母不管我了,他们角色变了,变成了那个盼着的,总盼着几桩事情的发生,女朋友啊,结婚啊,婚礼啊,孩子啊。这种事情,他们原也使不上劲,更是不想操劳,但是就是那股子盼劲儿,也叫人难受。住在家里,就受不了这个。

昨天,和高中同学聚会吃饭了,说起来,高中毕业11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我在饭桌上,表现得到不像是我了。我很活跃,问了各个人情况。

若说变化最大,我觉得非飞天莫属了。人显消瘦了。这是次要。她做金融租赁,貌似是发了点小财的,房子两三处,车子两三辆,婚结了一次,却还没领证。这真是让人唏嘘。当年,她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子,论容颜,不能算绝美的,但是富态,喜气,难能可贵是自信大方。钢琴十级,女高音。现如今,信手点一根烟,右手食指中指夹了,放在嘴角轻吸一下,一股青烟缭绕,手指还是当年修长圆润的手指,略细了点,更显风姿,正所谓的顾盼升烟,嘴角依旧是含笑,却多了三分妖娆。一阵风的走过,我就能这么联想,那是解放前的上海,英法租界的歌舞厅里,交际花一般,这只是联想,说得是气场。

S是当年最乖巧的女生,属于刁蛮可爱型的。有想法,会打扮。更是去读了个数学系,做了咨询师。真真女强人一枚。再见时已为人母,儿子两个月大。跟班主任老师撒娇起来,还是当年模样,只是说得事体,却是和老公怎么怎么不能享受二人世界,受孩子拖累。却也真像是她的性格了。她老公的照片,竟然夹在钱包里,这倒是很难想象的,可能女强人是看错了,这明显小女人模样,但是我看,怎么也堪堪要7位数年薪了,实在矛盾。

J还是一副腼腆模样,倒是少白头染黑了。高中除了清华大学直升面试,都没见过他染发的。看来也注意形象了。聊得不多,只知道从五大行跳到证券公司了。也算是金融行当里的人士。席间,十年前的青葱岁月已经是醇香的老酒,大家也就不吝啬掀开盖子闻闻,于是听了很多趣闻和秘辛,到像是故事了。比如飞天跟J有过一段,让人唏嘘。

G从日本归来,是分子生物学还是遗传生物学,大体生物学的博士毕业了。真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当年,我印象里那个坐在很遥远位子上的两个女生中的一个,飒爽的短发,高高的个子却总是低调地不甚言语,也可能我没太注意吧。如今,长发及肩,大博士归来。在一件专利事务所。受理生物领域的专利申请。人是健谈和豪爽得多了,五粮液也是自斟自饮,看看也有一二两下肚,不见变色的。说话仍是一板一眼的,给我们分析她没有留日的原因。思路清爽。

老赵,算是跟我一个行当的翘楚了,圈里名人。睁着大眼睛,听多说少。蹦出来话,总是精彩,还是当年那个模样。我就觉着,孙老师是极喜欢老赵的,可爱与睿智,执着与果敢。但凡提到他,都是那几桩非常人的事迹。算是个传奇人物,从当年便是如此。

菜刀和新面孔两口子,双双到场了。刀常见,新面孔不常见。大学毕业后就婚礼见了一次,这席上算第二次。刀跟学校里时候,真没什么变化,若说有,就是每次见面都是职业淡妆。可能银行的要求。因为跟YY聊多了,也听懂了些她的话。说是从后台岗位转到了前台岗位,还在渣打。但是,我现在理解的是,其实外资银行并没有国有银行好混,至少对私业务这一条,在华就无法开展。新面孔依旧低调,别人不问及,是绝不提的,在一家小的咨询公司做咨询师,也算是生物学的硕士毕业了,我就不知道是什么行当了。

L貌似变化也很小的样子,就知道在公安局里做了文职了,同学戏称是扫黄打非办。她则自称向往当老师,在考职业资格证。说是当数学老师,竟然一门数学没考过去,大家一片笑声。

Z和J似乎之前就是好基友,这回当然挨着坐,J进了央企说是管土地,以前竟然还干过印钞的营生,太强大。而Z,交大硕士毕业,依旧在咨询公司,用X的话说,那是用生命在赚钱,薪水也果然高,孙老师说,他新买了奥迪去探望过老师,说是两厢,我们想不是Q5就是Q7了。用命换的。

点灯估计也就跟我工作年限一样,在AMD,不知道研究哪种芯片。想想也是7年的同窗之谊了。

还有个没有出现,但是从老师的话语里得知消息的人,就是F。从大学后,我就没见过她了,听说她在云南做了阿迪达斯的销售总经理,现在又去了沃顿商学院进修。号称还经历了很多生死悬于一线的生存训练,什么帆板大西洋,徒步南极圈之类的,只能让人乍舌的份,却有一份希望说,她还没找到男朋友,哈哈

我这么流水一遍,是怕我忘了。看着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战斗,大家都会把自己好的一面拿来给同学分享。但是背后的心酸呢,是否愿意跟老同学分享一下呢?恐怕没有人吧,这次聚会来得人非常多,很多人都是好多年没见面突然出现了。所以席间,谈得都是回忆当年高中那点旧事。竟然还那么新鲜。

不过,我不知道下回聚会,大家主题又聊些什么?总不会还是回忆高中的往事吧。如果忽略了大家的烦恼,那大家都过的很不错的吧。想起我自己,得过且过,就觉得光阴虚度,为什么我没有曾活出同学们的精彩?整天里,看着这个和那个斗争,争点利益,谁升迁了,谁离职了,谁背景好,谁发财了,这些鸡毛蒜皮,算怎么回事,自己的精彩在哪里?

我问了各位的故事,谁来问我,我又何曾有故事告诉大家。于是,我觉得,我还需努力是真的。至少,我不想每次跟大家说起来,我都没有故事。这种故事未必成功,却需要精彩和张力。必须战斗。和自己战斗,改变从今年,今月,今日就开始。

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经历zz

我是82年,大学毕业3年5个月。现在一家大型市场咨询公司,自己带一个组,月薪16000,未算其他收入与分红。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白领打工仔。在北京,有一套房,80平,按揭,有一辆车,丰田RAV4。

说说我的经历吧

我毕业于全国最好的学校(那两所为人耳熟能详的学校之一),学的却是一门偏到除了留校读硕读博几乎没有其他选择的专业。大四将毕业时,我发现考研 对我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我在校园里混了整整4年,GPA不足2.5。更关键的是,那时的我早已找不到一颗作为学生的静谧的心。

在经历了500强,四大,国字委的应聘失败后,我决定出国,04年的6月,同学们或是留校,或是拿着新鲜的三方合同步出校园,我拖着行李回到了家乡——长三角的一座大城市,和我一起回去的还有档案关系和曾经妄想留在北京的户口。

那时的我是心灰意冷的,我羞于在任何一个亲朋面前提起我是XX大学毕业,那是一个在4年前让我身披无数光环的名称。

一年的时间,我失业在家,一个XX大学毕业的无业游民,我开始准备出国,GRE,TOEFL,烦琐无比的申请,一趟趟的回学校开材料。成绩单上那一门门红色的挂科和蓝色的重修无疑在嘲笑我混过的4年,也无疑是我4年来星际,CS,WC3,篮球,燕京,小二,旷课,迟到的完美脚注。

赴美的申请是成功的,一所3流大学给我发来了offer,于是,小康的家庭开始为我凑钱——没有奖学金的留学消费是巨大的,尤其是换算成人民币。

然而签证没有通过,05年的美国签证远没有现在这么好拿,3流大学的offer在签证官面前像空气一样被无视。而这时,雪上加霜,与我在一起五年的女友提出了分手。(打到这句话时,恰好看见她的MSN上线,心里竟是一痛)

继续阅读“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经历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