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的烦恼

今天,看完了少年维特的烦恼。然后我就想到了自己的烦恼。与之相比,维特式的烦恼又算什么呢。难怪,我看完维特式的烦恼,也很难感同身受了,更难从维特的烦恼中,获得精神的慰籍,这种感觉,不能不说是糟糕。难道说,我竟然真的不可避免的,人到中年?

维特志趣高雅但不炫耀,聪明但是富有同情心,热情但是节制。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在遇到心目中的女神绿蒂后,深深地坠入了爱河,然而遗憾的是,绿蒂已经身有所属。对于像维特、绿蒂这样理智的人来说,根本就不会发生像今天这样劈腿的事情,更何况绿蒂的丈夫阿尔伯特也是一个翩翩君子,值得托付终身的幸福。于是乎,就产生了维特式的烦恼。

在现在的我身上,似乎再也不会产生维特式的烦恼了,那么是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维特呢?我努力回望自己的少年青年,想要找到一点维特的影子,然后我回想起了我的高中时代,又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还真的,一个又一个女神,有如一个个画面从我眼前闪过,她们如今又依偎在谁的身旁,是哪个阿尔伯特让她们托付了终身。

记得大学时代,第一个喜欢的女神,身高1米7多,叫什么名字我竟然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了,反倒是她们寝室另外两个女生的名字还记得。可见年轻时候的自以为炽烈的情感是多么的不靠谱,这才10年不到,竟然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那个女神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就一般般,但是那时候的那种憧憬,真的是把她看成仙人一般。不过很快,我就被深刻的打击了。女神找了一个矮矬,整天坐在矮矬的自行车后座上面一起出去。这对我是一种极大的打击。

“她找谁不好,偏偏是那么一个矮矬!”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并不认识那个矮矬,只知道是我们隔壁两个班级的,削瘦,驼背,形容猥琐,每天带着网球拍打网球,估计是矮矬富,这个世上,并不是只有高帅富才有女人缘的,矮矬富也一样,大概如此,说不定也不富,反正我当时宁愿这么想。也许女神只是为了好玩。但是看着他们那亲昵的样子,真是让我极度受伤。从此再也不迷信女神。每个女神后面,都有一个矮胖挫,大概就是如此。

第二个遇到的女神,是因为学生工作的关系,其实就是兄弟班级的。回忆起那时候,第一天认识,我们就聊得很投机,以至于,说话说了整整一个下午。那时候的她是有男朋友的,我们无所顾忌地聊着,谈论她的男朋友。她烦恼了也会跟我说,受委屈了也跟我说。但是我只是没有任何机会,我也没有那份心思。后来,她换了个男友,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大叔,我心里很伤心,劝她,希望她不要这么对自己,哪怕找个年轻有为的帅哥,可惜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她说,她很高兴,她没有错误定位跟我的关系,所以,我们保住了珍贵的友谊。于是我就承认了这份珍贵的友谊。事实证明,友谊往往比爱情来得长久。毕业时分,女神说她承受不了压力了,感觉到没有希望了,于是跟大叔分手了,终于重新找了一个高帅,富不富我不知道,至少人是风度翩翩,也是我们自己学院的,人我也差不多认识,我现今感觉,他大概就是她的阿尔伯特了吧,于她,我是做了一回维特的。

我很高兴,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彻底麻木了,不会再有感动的,在追忆青春年华时候,在搜索记忆里的维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仍旧年轻,我又找回了以前的感动的感觉。我也做过维特,我也有过维特式的烦恼,这就足够了。

做个计算机高手

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从大学开始,科班学习了将近七年,这七年时间,我觉得活到狗身上了。如果说,这十年以来,有什么让我后悔的话,那我真正后悔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上大学的时候,学习太不用功了。

工作后,渐渐有钱了,买了传说中的苹果电脑,真的被苹果目眩神驰的效果给震撼住了。用了两年多,越来越自我感觉良好。仿佛自己天生能适应使用Mac操作系统,有着不可比拟的优越性,现在想来,自己真是傻逼啊,有什么了不起呢?连我老爸,在我两句话的指导下,也用着Mac OS了,我现在这点程度,到底又算什么呢?有什么理由自我感觉良好。

扪心自问一下,在Mac下,到底有哪一款软件我用得好的?我到底认真钻研过什么呢?一样都没有。上次去杭州,说是跟Leo交流Mac使用心得,最后,完全是他教我。我瞬间就觉得“Mac竟然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就好像之前都白学了一样。

事后,回过味来,我突然一身冷汗,不光是Mac,用了十几年的Windows系统,我到底又哪里认真过了呢?哪个软件是我熟透的?仔细想想真的一款都没有,所有的都是满足于会用,没一款精通的。我的哪些习惯让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专业人士了?

其实,工具没有好坏,只在用它的人。操作系统没有优劣之分,只在于你能发挥电脑多少的效能。完全没有必要嘲笑Windows系统的傻逼和Mac系统的优秀,因为没资格,你把Windows用到极致了么?敢笑人家傻逼?你又把Mac系统用到极致了么?凭什么自我感觉良好?

实在不敢再妄称自己是计算机专业了,先从一个计算机软件高手做起吧,不要装一大堆软件,只用少数几款好的,用到极致,再来评价人家。

《围城》

最近在读围城,关于这部著作,我想是没有必要介绍的,它应该人尽皆知才对。

目前,我已经看到接近尾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我想,这种感觉的起因,大概终是因为我把自己代入了鸿渐这个角色了。当然,这是有违我的初衷的,因为我梦想着自己在看完书时候,能成为那个跳出来看着这个世界的那个钱钟书,但是却不可避免地跳入了那个世界而成为了鸿渐。

我想,鸿渐最大的特点,应该就是普通。普通得无以复加。而命运正向对待每一个普通人那样,去对待鸿渐。样样稀松,一事无成,却偏偏接触到了很多深谙世道,飞黄腾达的人。然后生活在与别人的对比中,同时也是生活在痛苦中。虽然我涉世未深,却似乎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被不喜欢的人追求过,喜欢的人没有追到。身边的朋友个个都精明强干。即便当年那个让人感觉不屑的谁谁,现如今都怎么怎么。那种不断扩大的自卑,就如一个专门吞噬人的斗志与进取心的恶魔一样,让人的意志不断地被消磨,让人对生活的兴趣不断的消失。

堕落,随之而来的。

或许,我悲观了,我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我的前程似乎也没有开始。而我似乎可以遇见什么一样的,免不了地要悲观。但是所幸的是,我现在还不是鸿渐,我估计我还是能拿到一个真的学位的。但是,我想我却要对这个学位的含金量而感到脸红了。这可能也正是这种人的悲哀,有良知,没本事。若是真的无耻,倒也未必不会飞黄腾达。有本事的话那是不必说了。有本事再加无耻,那就等于是无敌了。

我现在,写这样的文章,只是源于我个人一时的感受,我想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生活中遇到各种个样的问题,而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太如意。人总有各种个样的欲望难以满足,而不如意这种事情,却恰如太阳东升西落般地寻常。那么我也一样。

我最讨厌别人看完我的文章后,跑来问我:“你最近是不是XXXX了?”我会很奇怪的说:“为什么这么问啊?”,然后的对话就是“你不是在博客上写XXXXX吗?”然后有一大堆东西要解释。麻烦。我写的文章就是我当前心境的写照,我很讨厌事后再回过来反刍一遍。尤其是当不顺心的时候,那感觉恰似你胃不舒服,然后呕吐了,然后别人跑过来看到了,然后问你,你吐的这绿的是不是啥,你吐的这红的是不是啥,更有甚者说,你为啥要吐那黄的。难道你肯去把你吐的东西的由来都去解释一遍吗?

我写这番话,无非是想跟你说,如果你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生活,那么不要问这问那,更不要假惺惺来安慰我什么或者跑过来同病相怜。那样会激怒我。我知道有些人在关心我的,而且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但是如果安慰与同情不是恰如其分的话,就好像居高临下的施舍般让人难以接受。毕竟我不是在骗取谁的同情。

给你也同时给我自己一个忠告,对于这种纯私人的文章,如果不是一百分确定作者对你的反馈是满意的,那么最好不要给出任何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