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的焦虑

本周,我去广州出差了一次,在洽谈业务之余,我约见了涵涵,当年跟我同期入职腾讯,现在经过多次辗转又回到腾讯工作的老企鹅。她现在在微信公众号做产品经理,负责公众号的运营工作。借着晚上吃饭的功夫,我们长聊了一次,其实,聊天的内容倒是其次,听过算数就好,我更在意就是大家的精神状态,如果用一个词来勾勒,那就是焦虑。

我们都是中产,其实打进入学校起,命运似乎已经注定,虽然我们圈子里的这些个同事,整天一副丑恶嘴脸在那里哭穷,其实他们就是中产,连哭穷都是中产的一大特征。在外面拼命示弱,赚点小钱谁也不敢告诉,在家偷着乐,一方面玩命打听其他人的处境,一方面在心里因自己比别人强点而沾沾自喜。中产特有的丑恶。

现在,自己逐步涉足到这个人群中,自己也是他们的一份子,就越发感受到这种氛围,也感受到切身的痛苦,理解他们,因为自己也是一员,唾弃他们,不屑于像他们一样,但是没法逃离,没法摆脱。何以解忧,唯有放下。

中产的忧虑是全方位的,婚姻生活因为这种不多不少的收入,陷入各种矛盾,真穷的人,大家相濡以沫,得过且过,真富的人,基本不会烦恼我们烦恼的这些问题,什么买房,什么装修,什么养老,至于其他狗血剧情之类的,毕竟我们感受不到,那是富人阶级特有的,只有我们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人,花吧,不是花不到位,就是舍不得花,不花吧,又不甘心,于是衍生各种烦恼。

婚姻之外,就是事业,已经不再是基层员工了,但是70后四十冒头,年富力强,在你有生之年不会下去,你比90后是资深了,但是也没多少,充其量是个组长,没几天人家也追上来了,于是上下受气,里外不是人。上不去,下不来。

财富吧,工作将近十年,有点积蓄,但是比起有钱人,不算钱,所以几乎没有任何投资增值途径,唯有房子,可是,全中国的中产都知道,应该买房子,所以整个房市,基本上就是在折磨这些个人,正好在你努把力也刚好买不起的区间里来回波动,谁魄力大买了沾沾自喜,但是生活也陷入泥潭,只能活在期望里,没买的呢,唉声叹气,日子都过不好,差别在一个心理状态。除此之外,再有一点点钱的话,真的不知如何是好,炒股怕割韭菜,投信托吧没到门槛,只有买保险了,又觉得肉疼,最后茶饭不思,安枕难眠。

所以,我还是那个话,幸福只能求诸于内,不可求诸于外,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美女都是红颜枯骨,唯有信仰不灭,唯有真情永存,要想幸福,活得就是一个念头,一念放下,也就了了,太平了,一旦认了,也就不烦了,其实,也唯有此法,不然只有登顶才能快乐的话,那可不是众生皆苦了嘛,唯有首富在那里偷着乐,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