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愿望

不知从何时起,我就有了一个写作的梦想,我很难追溯这个梦想的源头,但就是产生了。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梦想第一次离我那么近,因为它成本低廉。你只要拿起笔,辛勤地练习,就能有所收获。无法成名成家,但是你只要拿起笔,就会有读者;无法付梓出版,但是,你只要有文章,在互联网上,就不会消失。

我一度觉得,写作是很简单的事情,然后我发现我错了。我第一个博客建立于2005年,那时候完全没有写作的概念,就是流水账,就是碎碎念。高中的时候,我喜欢写随笔,但是我不喜欢写命题作文,那对我来说太难了,到了大学,当我发现可以把自己的文字发表在博客上的时候,突然觉得,原来那么简单。于是我天天写,日日写,无病呻吟,最后变成只会写说明文了,什么什么,怎么怎么做,诸如此类,极端无聊。再后来,有了女友,就把博客变成情侣博客,两个人无病呻吟,秀幸福,然后又觉得,幸福的人总是无话可说。

折腾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有点认真了。那时候,不知道看了谁的什么言论,大体上是说,一个人在网上从事写作越久,就会变得越严肃认真,我一想,果真如此。因为你对写作有爱,你自觉打开了这扇门,你看到了这个世界,你发现,世界其实是这样的。看着街上林林总总的行人,潇洒的潇洒,匆匆的匆匆,你不可能满足于蹒跚学步。所以,看过别人的文章,才知道自己的不足,人家的文章怎么写得那么精彩,那么好看?消沉是必然的,因为贫乏。人就是个矛盾体,你认为简单的事情,但是就是做不好,结果你得到的只有打击,我的博客曾一度中断。

事实证明,你把写作这事情跟其他任何事情搅合到一起,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只有坏处。我失恋了。情侣博客何去何从?秀的幸福已经成了褪色的照片,怎么处置?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说的,其实是无奈。破而后立,我就干了那么疯狂的事情。删除一切的文章,删除一切的记录,那么贫乏的内容,对其有意义的那个读者,已经离去,对其有意义的那个我,也不再是那个我,所以这些文章还有什么用?删了干净。

那是我写作的黑暗期,因为我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喜欢这个事情。因为觉得生命里缺少了些什么,有些情感无处抒发,有些牢骚无处宣泄,于是我又开了个博客。这回我只写技术,我试图在网络上构造一个我自己的技术形象。于是我有了一个全新的技术博客,专门写各类技术文章,结局当然很简单,就是依然贫乏。你想表达,因为根本就不会,所以贫乏;你想写技术,因为根本没积累,所以更贫乏。所幸,我坚持下来了,贫乏了很多年,现在技术博客有几百篇文章了,读者有十几、几十个,很温馨,我只能用这么个词了。

心里还是空虚。想表达的人,终极愿望就是表达,纯粹的。弄个技术博客,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原因很简单,你只能谈技术,太局限。于是我又弄了一个非技术博客,所有不合适写在技术博客上的东西,我都往非技术博客上写。当你没有了女人,没有了技术后,你仍旧想说的东西,就是你真的想说的,这时候,你发现又没有读者,而又碰巧不在乎这个事情的时候,你就可以畅所欲言,所幸,我又坚持下来了。

非技术博客,也有了上百篇的文章,虽然都写得不怎么样,但是,严肃认真地去做某件事情的人,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总会有些收获的。比如我,我就发现了一些事情。写作,是我除了写代码以外,另一个真正喜欢的事情,因为我热爱表达。有了写作,不会让我的生活更美好,也不会让我有更多的收入,也不会让我受到更多尊重;冷却兴奋,消弭愤怒,冲淡绝望,减轻狂热,喜悦自然;原来,这就是我的精神归宿。唯有写作,不能辜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