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

想不到,我上次产生这种想法,到现在,竟然又过了这么久了。那个时候,到底是为了什么,让我想到,我很热爱写作的,而且有个愿望是当个作家,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所以说,梦想这种东西,有的时候,跟手淫是一个作用的东西,能让人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内,投入一定的努力,从而获得一种快感。而一旦产生了这种快感后,愉悦就马上消退,甚至可能被淡忘。仿佛已经完全满足了一样。不过,就像你知道的那样,过了不久,又会变得饥渴,所以,不得不又要梦想重提,记起自己曾经有那么一个,然后,又……你懂的,周而复始。

梦想这种东西,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它总也不是你现在正在从事之事,甚至连关联有时候也谈不上。比如说,我是个程序员,当我每天坑哧坑哧写代码的时候,我很难想到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伟大的程序员,反而,是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比如我可以梦想环游世界,梦想成为百万富翁,你看,没有一个跟编程,写代码有关系的。于是乎,我倾向于觉得梦想是一个娱乐品,可以用来自娱自乐。

而且,关乎我自己和梦想的关系,又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就是我很容易在一种压力极大的情景中,从梦想的构造和实践中,取得一种心里平衡和满足,而且,还可以取得没把事情处理好的自我原谅,这种,就使得梦想这东西,必须不能跟你从事的事情有关,也不能跟你目前的情景有关。

例如,我快要高考的时候,我发现我狂喜欢写随笔,似乎能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成就感。放着大批没搞懂的数学,没背会的英语,我竟然跑去看闲书,写随笔,不亦乐乎。又例如,我本科直研名额选拔的时候,我没有去恶补算法,编程训练等等事情,反而认认真真地写软件,做课程大作业。研究生论文答辩准备的时候,我痴迷于书法,仿佛写好字才是我的终极追求。真到了找工作的时候,我又没日没夜地准备答辩PPT,而不是好好写简历和面试。

有些东西,总是让人没法直视的,比如我关于梦想的种种——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梦想了,充其量只是兴趣而已,貌似也没啥不对——真的挖出来看的时候,显得那么的荒谬。

割开来,虽然见了血,但是总算也看出来些什么了。而且可以反过来运用了,比如我现在又突然很想写好文章了,嘿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