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1日

许久没有写过博客了,提起笔,我竟然不知道要写什么,其实我也没有笔,是键盘。那就谈谈最近的生活吧……

昨天晚上,我加班了,到9点半,打车回的家,一辆强生的途安的士,司机是个大高个,我甚至没有去看司机的脸,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就知道坐在途安这种车里,依旧显得很高,快顶到了。他嗓音雄厚,也听不出口音,不似上海本地人,跟一般出租车司机不同,他没有开着车载录音机,也不健谈,没什么话说。车里的气氛十分沉默。

我特意选择坐了副驾驶,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坐后座的,而再之前,一直坐副驾驶。一开始,我是没有坐车的习惯的,因为家里没车,也没钱打车。再后来家里有车了,我喜欢坐副驾驶,因为那里视野最好,又独占一个座位,放腿的空间也比较大,很舒服。再后来,我大概看了一个故事,说是某人因为坐的士,坐了后排,被司机白眼,为什么呢,因为那样显得不尊重,因为只有司机开车时候,主人才坐后排,从此,我坐车就尽量坐在副驾驶,打的时候也是如此,不光为了视野好,还为了一份尊重。再后来为什么不坐了呢,有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一次打车,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司机,劝我坐后排,说是后排安全,让我尽量坐后面,另一个,就是我真的听说过一个词,叫suicide seat,好像说是副驾驶的别称,这个座位真的是最最危险的座位,因为司机在遇险时候,本能会将碰撞位置让开,那遭殃的往往是副驾驶。还有一重原因,就是我觉得坐在后排真的好像很尊贵,前面有个人在给我开车呢。但是我又发现,的士司机一向凶猛,开车横冲直撞,很多司机心里估计也有怨气,开车并不平稳,骤起急停的,坐在后排尤其觉得颠簸,伴随恶心。是以,还是想坐前排,一坐上去,我就系好了安全带,听说可以在事故中提高了60%的生还率,算是心里的一个保险。

气氛太过沉闷了,我就想起来,其实我还有一副耳机,iPhone上带的,我可以用手机来听歌,虽然手机里都没有歌,但是豆瓣电台会缓存很多听过的歌曲,这个功能我相当喜欢,而且缓存的歌曲还相当足够,我车程三十分钟,估计听到家都不会重样的。有一首歌,是周华健和齐豫合唱的《天下有情人》,曲调有些哀伤,又百转千回,听着这歌,再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灯光就像化开的颜料,在眼前流转,外面的世界,在一种很绚烂的光影下流动,我仿佛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好像漂浮在空中,看着周围那灿烂的灯光。那种感觉真是奇妙。以前很喜欢一个动画系列片,叫《虫师》,里面的男主角,银蛊,经常在晚上坐巨大的光脉上,看着从亘古流淌至今的能量洪流,我竟然就产生了那样的错觉。

这是漫长的一天,这一天的白天,我被各种事情纷扰,没有时间专心做一件事情,所有的都是重要的事情,但是终究只是工作而已,除却工作,还有很多的有意义的事情和应该做的事情的,但是在上班时间不工作又该干什么呢?非常的矛盾,下班了,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但是又不想做了。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到了锅边上了,又没了胃口,人就是这么一种矛盾的东西,日月就这么蹉跎而过了。

最近的生活,整体一个词,就是紊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想要的很多,没有明确目标,想追求的,羡慕的生活方式,又觉得自己不可能承担得起,害怕各种后果,害怕各种将来,迷茫。生命还在流逝,害怕。

“2012年12月11日”的一个回复

  1. 有的时候,想要的太多,又发现自己在追求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
    我觉得,也许是你根本不知道想要什么吧。
    或许你试试换种思路,不要想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想自己失去什么是最无法忍受的,或许这就是你真正想要的。

    也许你认为我不喜欢想一些令人发愁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想是没有用的,担心也是没有必要的,人能过好现在的日子就不错了,毕竟将来也不过是现在的不断堆积。

    我真的觉得你把时间都用在干活上了,没时间停下来好好想想你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

    不喜欢看到你一边很辛苦,一边在抱怨,一边又幻想,一边没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