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丽江

今天看《亲爱的安德烈》,这是龙应台和儿子安德烈的书信集。里面有一章就讲到了香港,安德烈认为香港没有文化,说是在香港,那里的人永远都是急急匆匆的,从没有像欧洲人那样,会找一个安静的咖啡馆,为了聊天儿聊天,为了会面而会面,如果有约会一定是为了谈事情,谈完散伙,甚至到了9点半跟老婆做爱,想着10点半要去处理的事情,忙碌得变态。

龙应台也认为,文化必须要“逗”,逗是思想的刺激,灵感的挑逗,能量的迸发;“留”,留才有沉淀、酝酿、积累;有逗留才有文化,有逗留的空间,才有逗留的时间。

我不想讨论这两段话的对错,但是我觉得这个描述非常地到位,道理非常地精巧,未必对,却真实描述了一种现状。忙碌恐怕并不是香港人的特质,我在上海,也一样觉得人们的忙碌,每天从早到晚,我打上班开始,就一直感觉自己没有生活。一方面是没有,另一方面是拒绝有。上海飞涨的物价,高速发展的社会,不断膨胀的物欲生活,让人没有时间停下脚步,没有安全感去逗留,去闲散,总想着脱颖而出,总想着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以至于完全陷入了没有乐趣的生活。

有的时候,就算你有这个心情,那么又有谁能陪伴?一个人去咖啡馆闲散么,那真的叫做蛋疼。

也只有旅游的时候,才能享受时光,才能享受人生,就好像看电影到一半,突然暂停下来,然后去厕所尿一泡,那种释放的快感一样。于是,我就想到了丽江,想到了束河古镇。那个古镇给我的感觉是那么好,我现在才明白所以——那里的悠闲,恍如世外桃源。

9点才起床,然后悠闲地走在外面,吃个米线,开始了闲逛,看看各种小店,各种小生意,为什么商业化有时候不那么让人讨厌,因为店的老板不是躲在幕后的大财团,他只是一个小本经营的小业主,他在你的面前,你买东西直接跟老板讨价还价,很真实,做完一单生意,你就结交了一个店主。

中午时分,你可以找家小饭馆,坐下享受一下烤鱼,晒着高原上透明的阳光,吹着和风,吃着鱼,渐渐光线强烈,眼睛渐眯,睡意上涌,可以回小旅馆打个盹,真正的小旅馆,一个4、5十岁的中老年妇女,和蔼,平易,唠叨,就是老板,然后几个淳朴为开化的小妹就是店员,一个小院落,一幢二层小楼,就是旅馆的全部,你拉开房间的窗帘,外面就是院子,有水缸,有花腾,有秋千,被严重风化的石桌石椅,木质的小花坛,一切一切那么鲜活,那么悠闲,那么自在,一个午睡醒来,你还可以继续在镇上逛,四方街上有人拉起手跳民族舞,游客驻足观看,拍照,又走了,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你在那里的舒适生活。晚上有很多音乐慢吧,甚至有篝火,一群年轻人坐在篝火边,弹吉他,唱歌,喝啤酒,那里美得恍如世外桃源。

在束河,过客不可能感觉到美,无非又是一个商业化的古镇而已,甚至可能骂骂,中国再没有什么原生态古镇了,但是当你在小镇住下,就是完全两样的感觉,真好,我只能这么形容~~

怀念束河~

“想念丽江”的一个回复

  1. 我很想看那本书呢。Chali不要太累,自己给自己放放假。据说这是一些在事业有成的人的经验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