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吴大观同志学习

说句非常老实的话,直到刚才,我也不知道吴大观同志是何方神圣。套用他自己的话,他真的是一个太过普通的科学工作者之一。然而,他真的普通么,被人称为是“中国航天发动机”之父的吴大观,就是这么一个人。看似普通,实则——并不普通。我没法把“伟大”这个词套用在他的身上,那样我就算不上诚实,因为我真的不了解,生产中国自己的航天发动机到底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我知道的仅有一点,那发动机对中国真的非常重要。

纵观吴大观同志的一生,可能会觉得非常地眼熟,因为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到大学习了无数的革命先辈和科学家的成长事迹,他们的人生之路都是那么的雷同。小时候艰难困苦,吴大观同志从小缺少父爱,又替自己的父亲背负了母亲的怨恨,这样的家庭环境放在现在,真的是不敢想象,没有父母的疼爱的孩子,得有多可怜啊;有一个在人生中对其性格养成有重大影响的人,如果只是艰难困苦,他可能真的无法成才,必须要碰上一位人生导师,才能带他走出自卑自怜之路,那个人就是他的舅舅,他的舅舅是个生意人,但是兢兢业业经营,为人十分厚道,舅舅的家教和人生观,也为少年时代的吴大观奠定了日后人生观的基础;上过名牌大学,这也是老一辈革命家和科学家的共同经历,吴大观同志的大学在西南联大度过,组成这所联合大学的几个学校,在当今中国是多么的如雷贯耳,就不需要我在此赘述了;曾经留洋深造,这个经历,可以说是建国后“两弹一星”元勋们那一辈科学家的共同经历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走出国门,大开眼界,对于生在落后国家的我们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学成归国,报效祖国,最后的这一点,简直就是不能再熟悉的“桥段”了,我想,这些都是源于这些老一辈人对家乡,对人民的思念之情吧。

从这样的“与众雷同”的人生历程中,可能很难发现什么闪光点来让我们这一辈人获得心灵的触动,因为这真的看得太多了。可是,今天,我真的被触动了。我想,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被触动过,因为我以前只认识先进人物的典型,所以,就好像他们的行为都理所应当一样,每一个“被树立”的典型,站在那样的人生道路交叉口上,都会有着相同的抉择,久而久之,我,这个可笑之人,竟然以为对于任何人来说,那样的抉择都会如他们那般“轻松容易”。真可谓是谬之大已,贻笑大方。

不肖之辈如我,从小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一路风平浪静走到今天,于自己身上背负的历史使命茫然无知,每日里嗟叹人生短暂,及时行乐,对未来一片茫然。像我这样的人,放到吴大观同志的那个时代,那样的人生道路的交叉口上,我是否真的能够做出正确的抉择呢?这实在是令人怀疑。想到这里,我就仔细找寻了和吴大观前辈同时代的人的事迹,当然,我不可能,认识那个时代的谁,我只能在他的生平自述中,看那些和他同时代的,他的同学,同事,战友,最后能像他一样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做出贡献,为中华民族儿女的福祉有所助益的人,真是寥寥数几。本来上航空系的只有三十个不到,从事相关行业的却只有一半,到了前辈最初工作的工厂的人有100多个,能够像他一样被选送美国的只有11个,从中国赴美进修的一共30多个,最后学成回国的就5、6个。这样想想,他走过的路,就是最少数人走的,光荣的荆棘路。

我的最后一段,可能难于免俗,但是今天的却与众不同,因为这是我自己看到的。在自己的人生走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我终于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的脑子悟出上述的道理,发现了他人身上的闪光点和伟大之处。我觉得对我自己来说,是一种进步,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