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皇山之行

玉皇山位于杭州西湖南面,海拔二百多米,史称”万山之祖”.因山耸立在西湖与钱塘江之间,雄姿俊法,风起云涌时,但见湖山空阔,江天浩瀚,境界壮伟高远.”玉皇飞云”被评为新西湖十景之一.

玉皇山,唐代取名玉柱峰,五代改名育王山.相传五代吴越国王钱曾迎明州(今宁波)阿育王寺的舍利置放次山,故名.宋代后,又名玉龙山、龙山、天真山等.明代创建福星观,开始供奉玉皇大帝,始名玉皇山.山上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荟萃,有六十四景之称. 山顶除福星观外,新建登云阁,江湖一览亭;南宋的白玉蟾井、天一池、日月池;山腰有紫来洞、七星缸以及慈云洞、五代石刻等景点.

紫来洞位于玉皇山腰,原为小石洞.是清代福星观道长紫东用人工依势开辟而成,又名飞龙洞.特点是洞中有洞,深邃幽奇,湿润凉爽,是夏日消暑胜地.斜壁上写有”紫气东来”四个大字,巧妙地嵌入紫来二字,同时起洞名为紫来洞.洞口削壁,上有仅容一人的石级游人都喜横身通过.现在这里新辟钱坤宫现代电子激光景观,内设有”仙女散花”、”灵霄殿”、”姜太公掉鱼”、”观世音菩萨”等佛、道传说中人物故事. 还新添吴越文化展,以精美传神的东阳木雕技艺,彩绘了”封王创吴越”、”三扩杭州城”、”射潮筑海塘”、”无水则无民”、”国泰民也安”等吴越王钱治国保民的史迹.

八卦田位于玉皇山南麓,是南宋皇帝祭祀农耕的地方.所谓八卦田,是因为田分八块,中间为一圆形高埠,状如八卦,故有此名.这里四周平畴连片,当地农民在各卦上栽种了不同颜色的农作物.由于季节变换呈现的景色各不相同,登高俯瞰,别有一番情趣,明代文人高濂曾在《四时幽赏录》中写到:”春时菜花丛开,白天真高岭遥望,黄金作埒,碧玉为畴,江波摇动,恍自杳然,更多象外意念.”八卦天旁,还有五代吴越国王妃吴汉月的古墓葬.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511664.html?tp=0_11

前不久,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好好地游玩杭州,决定尽量在每个周末出去一次,把杭州各大景点转个遍。才这么想着,机会就来了,板花紫陌mm征人蹬玉皇山,遂与几个哥们儿应征前往。

最后,玉泉这边成行的是我,quitus和烧鸡三人,可怜的小琪琪旧伤复发,决定修养。我们在浙大附中门口翘首期盼Y6近三十分钟,最后上了一辆Y9(囧)。quitus对于没有睡成午觉这件事充满了怨念,上了车不管三七二十一,趴栏杆上就开始睡。我和烧鸡聊天。半途中,突然上来了几个人,我都没看清什么人,就听到一个女声“为什么呢?”像极了蔡明,我们三个人瞬间被雷,转眼狂笑不止,算是一个小小插曲。

到了万松岭路口站,我们下车与紫陌会合了。听说她拉了直发,而且为此一直不愿意下水游泳,所以对这个发型充满了期待,满以为会看到一个头发飘逸的女郎来着,没想到,和徽杭古道之行看到的完全没啥变化……

一行四人兴致勃勃地准备上山,一合计,竟然没人知道路怎么走。谁也不认识,quitus说,去过陶瓷博物馆,貌似要过个隧道,四个傻瓜,就兴冲冲地奔着万松岭隧道去了!!!徒步穿越了漫长,喧闹,空气污浊的隧道后,豁然开朗,这TM也太开朗了,远方连山都看不见了,估计四个人都对那恶心的隧道有恐惧了,还抱着侥幸心理继续往前走,还盼着拐个弯就能看到山了,终于,一个在卖报亭歇脚的扫地大妈的肯定语气,像冷水一样把大家都浇醒了,南辕北辙了。返回到隧道口,又一次向当地居民确认后,我们终于很衰的再次踏上了穿越万恶岭隧道的长征,算是插曲二。

在返回的正路的途中,也即在那个万恶岭隧道里,紫陌mm说出了对我们几个人的第一个雷人的评价,以一种很委婉的方式。估计quitus是在和紫陌mm讨论泳版一众网友活跃场所,此时紫陌说了句:“……有些人会上pb,像你们几个,……还有些稳重的人,会上Memory……”,quitus当即就发现了,“你的意思说我们几个不够稳重……”,三个男生瞬时枯萎了,好伤心,算是插曲三。

终于走上了正路,途经丝绸博物馆,决定进去看看,大部分内容都看不懂,在二楼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好多蚕茧的标本,我当即来了兴趣想要仔细看看,瞬间,咚!我一头撞到玻璃上了,妈呀,这个是放在橱窗里的啊!我怎么会没有想到(囧),而且还没看到(囧),紫陌mm在旁边猛笑,太衰了,算是插曲四。

玉皇山是个平缓的小山坡,海拔才200多米,比起清凉峰,那简直……实在是没啥意思,中途在一个凉亭歇脚,倒不是累,而是一直走路太无聊。紫陌mm说:“我去看看那边那些洞……”,我们三个wsn一扭头,瞬间……,“那是水缸!!!!-____-”,几乎是异口同声。“……”。“说是防火的”。“没错,是防火的”烧鸡说,“而且是按照北斗七星排列”。我顺着烧鸡这话看去,靠,还真是,七口黑色大水缸,排成了北斗七星阵。

“那么点水能防火?”
“可以的,其实是改变了气场”,烧鸡说。
“……”“……”我和紫陌。
“对的,我也是相信场论的”,quitus说。
“#¥%&*@¥”我和紫陌。
“物理学家想用场论解释一切……弦理论……”,烧鸡。
“……你其实不存在(指着我)……”,quitus。

以上对话基本我记不完整了,因为那东西,太玄!!这就是哲学课的开始,后续都是一些很玄的东西,大巴神秘失踪,有人可以看到鬼,鬼压床,气功,好多话题,quitus和烧鸡兴致勃勃,我和紫陌沉默。

福星阁是个喝茶打麻将的地方,紫来洞是个黑哥隆冬的大窟窿。就这么,游完了玉皇山。

至于后来的腐败和晚上的宝石山之旅,考虑到与主题无关,遂不记录了,哈哈,我也实在写得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