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个人

第一次和一个网友见面,请她吃饭,陪她游泳,送她上了回家的公交。对这个人,我没法产生任何的冲动。

回到寝室,我就写项目到现在,结果她一点多发个短信告诉我,她刚到小区,被人掳走了,而且是个疯子。我发短信告诉她要报警。她不理我了。过了快一个小时,又发了个短信,说她躺下了。我给她解释了,我送她回家后,就一直没有给她发短信的原因是我在审项目,我祝她晚安。

我想,我的做法可能伤了一个人的心。如果她没有被掳走,那么我伤了她的心;如果她被掳走了,那么我狠狠地伤了她的心。可我除了愧疚,我什么也做不到。

我的心有个巨大的缺口,我很痛苦,理想,斗志,爱心,耐心,都在迅速的流走,我不知道那个洞什么时候能够被堵上,我不知道那个伤口什么时候可以愈合。

我在追寻,对于每一个经过身边的女孩子我都不放过,我多么希望找到那个为我而设的那个她,每当我发现我接触的这个人不是她,我就迅速地抽身离去,我只能这么做,长痛不如短痛。

* * *

曾经有个人,我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怀疑我是不是搞错了,她圆圆胖胖的脸,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瘦长型,她的牙也不是很整齐,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洁白整齐的牙齿,她的手,肉肉的小小的,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纤纤玉手。

她如我般疑惑。

她不断地问我那个问题,我不断的肯定那个答案。我肯定完了,我后悔,我想,我这辈子就她了,因为我狠不下心伤害她,只能给她肯定。于是我肯定,我后悔,我继续肯定。

她在每次听到肯定答复,半信半疑地点头。

* * *

曾经有个人,我把我发誓只献给最完美的情人的初吻给了她,她也同样回馈了一个初吻。

* * *

曾经有个人,让那个不敢在几十人的小班会流利说话的我,在住了192个女生的楼前,声嘶力竭地喊她的名字,喊那三个字,那三个我至今仍旧可以毫不犹豫对她说的三个字。

* * *

曾经有个人,她跟我闹别扭,无论我多么生气,我都没法说出那两个字的短句、狠话。我流泪,我宣泄我的委屈。然后我道歉,即便我认为我没错。我就是那么毫无理性的为我无法知道的错误道歉。没错误,创造错误也要道歉。直到她回到我身边。

* * *

曾经有个人,让我担惊受怕,我半夜12点前冲出寝室楼,自行车骑了16公里,去到了她家楼下。坐在那里哭了1个小时,把“我爱你”和骑车去她家的路线图,悄悄放在了她家门口的垫子底下。又顶着半夜的寒气骑了16公里回了寝室。

* * *

曾经的那个人,那个人可以让我完全不遵循理性去思考,那个人可以让我做出几乎不符合逻辑的判断。这样的人,还会有吗?

我想起了《十二国记》的黑麒麟格里高利,他还是个孩子,他仅凭一个冲动选择了他的王,这样用掉了那个一辈子只能有一次的选择。他无比追悔,认为自己选错了,他心目中追寻的,是一个完美无比的王,可他选的那个人,并不完美。

他把疑惑告诉了他的兄长景麒,景麒和朋友六太用了个小小的计谋,让格里高利发现,即便是比他选的王更完美的人——燕王,也无法得到他的本能的认同。他的那个最初的冲动,就是他的上天注定。

* * *

那个本能的冲动,就是我的上天注定。

虽然我没有一个师兄,我没有一个叫六太的朋友,可是我早就发现了这个事情。我满足而欣喜。可是我没法告诉曾经的那个人,这个道理。

直到今天,我对此如此地明白。

* * *

《十二国记》里的麒麟,只有十二个,他们的选择只有一次。现在这个世界里的男人有近一半,每个人有几个上天注定呢?

其实,

我很害怕

只有一个。

“曾经有个人”的2个回复

  1. 我来看看咯。
    喜欢你写这篇文章的风格。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你冲动地做出些不合理性的举止,你是满足的。
    也许当你年老时,可能需要的是一个静静地坐在你身边,就能给你安心力量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